澳洲政府利用误导性的失业数字加大对劳工利益的打压力度

如果有人相信自由党、国家党政府的言论和企业媒体的头条新闻,那么澳大利亚经济在2月份经历了一场"惊人的"复苏,从COVID-19大流行的衰退中复苏,官方失业率突然从6.3%降至5.8%。

总理Scott Morrison抓住这个头条数据,为政府决定在3月28日终止JobKeeper工资补贴计划增添了理由。Morrison说,这个价值900亿澳元的计划已经 “完成了它的工作”,尽管仍有大约100万工人依赖该计划,这些人因此可能会被迫排队领取救济金。

这只是终止JobKeeper的最新借口,失业津贴已经被削减到每周500澳元,同时将另外160万工人依赖的JobSeeker失业救济金削减到单身成年人每天44澳元的亚贫困水平。此前,Morrison更直截了当地宣称,必须削减这些社会支持,以结束对就业的 “抑制”,即迫使失业工人从事低薪和较不稳定的工作。



公众号:澳洲财经 (FinanceAus)



澳洲政府利用误导性的失业数字加大对劳工利益的打压力度
工人在悉尼西北部的Centrelink办公室外排队等候

仔细研究失业数据,就会发现与媒体所宣扬的情况截然不同:政府利用全球大流行病造成的大规模失业,以及官方以利润为导向的灾难性反应,作为打击工人阶级的工具。通过选择性地报道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本周公布的数据,政府和媒体正在全面掩盖工人所遭受的经济压力和社会苦难。

首先,即使5.8%的数字代表了对失业率的准确估计,也意味着自2020年2月以来,80.52万名工人失业,积极寻找工作的工人比一年前增加了10.95万人。

其次,2月官方失业率的下降被就业不足率的上升所抵消,从占劳动力人口的8.1%上升到8.5%。该比率衡量的是那些被归类为就业人口,但却在寻求更多时间的人。总的来说,”利用不足率”,将失业和就业不足的数字加在一起,只下降了0.1个百分点,达到14.4%,即大约190万工人。

第三,2月被计算为 “就业 “但因经济原因工作时间为零的人数增至12.7万。这远低于2020年4月创下的峰值76.7万人,但比2020年2月的6万人高出一倍多。

第四,根据ABS数据显示,2月就业整体上看已恢复至上年同期水平,然而在2020年3月至2021年2月间,薪资岗位却减少了0.2%。这表明始于去年7月的攻势仍在继续。据报道,就业的反弹主要是个体户人数的增加。也就是说,在大流行期间削减开支的工人被迫寻求经营自己的小企业来生存。

第五, Roy Morgan调查公司提供的月度估算值显示,ABS狭义的失业定义(不包括每周工作一个小时以上的任何人)多少低估了社会危机的真实水平。

根据Roy Morgan的计算,1月至2月失业工人数量增加了25万,总数达到193万工人,不过就业不足人数减少了30万,达到114万。总共有307万名劳动者处于失业或就业不足状态,占总人数的21%。与2020年3月初,即疫情发生前相比,截至2021年2月底,失业或就业不足的工人增加了90多万人。

最后,当JobKeeper在8天后结束时,这一损失即将恶化。财政部公布的2020年12月季度的最新数据显示,仍有约160万工人在领取JobKeeper付款。据政府称,此后这一总数可能已降至100万左右,不过官方并未公布数据。

在JobKeeper截止前公布的最新裁员计划中,电力卖家Ausgrid裁员230人。这是在其自2015年私有化以来砍掉5000个工作岗位的基础上,到2024年再裁员500人的计划。Hydro Tasmania将裁减50名工人,Heinemann Australia将在其零售店裁减一个尚未公布的数量。

在本月底,任何剩余的抵押贷款和租金支付的延期付款也将停止,对破产小企业的援助也将停止。这种"财政悬崖"的结果是,数以百万计的工薪阶层和个体户面临着潜在的财务崩溃。

对于政府和企业精英来说,这是对工人阶级以雇主规定的任何条件接受就业的可喜压力。同时,他们还指望工党和工会机构来压制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正如他们自这场大流行病开始以来所做的那样。

劳工和工会对加深对工人的工作,工资和条件的攻击负有主要责任。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们通过两党的"国家内阁"与Morrison政府和大型企业进行了合作,并在政府,雇主团体和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ACTU)之间进行了几个月的三方幕后谈判。

这些谈判首先允许雇主削减工资和条件,作为JobKeeper计划的一部分,并导致本周的《工业关系法案》,这将加速对临时工的剥削。该法案将加速对临时工的剥削。在整整一年中,工会竭尽全力孤立和抵制每一次爆发的工人斗争,包括悉尼Smeaton Grange的Coles仓库工人长达三个多月的立场,即反对这家超级市场巨头的停工。

企业顾问公司Ownership Matters本周发布的分析报告显示,在2020年下半年,全国300家股票市场上市公司中,有95家公司获得了38亿澳元的补贴。其中,JobKeeper获得了25亿澳元,这些补贴分别给了75家公司,这些公司还获得了10亿澳元的其他补贴。排名第一的是澳洲航空公司(Qantas)获得了5.11亿澳元,JobKeeper获得了7.26亿澳元。另一个例子是,G8教育公司获得了1.6亿澳元的育儿支持,G8教育公司也获得了1.02亿澳元的JobKeeper补贴,而没有得到JobKeeper补贴的公立大学估计减少了90,000个工作岗位。

大流行期间,财富以牺牲工人阶级为代价进一步向超级富豪转移,这一惊人的趋势远远超过了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情况,而这些企业的施舍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今天的《《澳大利亚人报》公布了 “澳大利亚最富有的250人 “年度名单。榜单上的总财富达到4707.7亿澳元,高于一年前的3777.7亿澳元,使250名成员的平均财富达到18.8亿澳元,亿万富翁人数增加了6人,达到122人。

排在榜首的是两位铁矿石大亨,分别是Rina Rinehart和Andrew Forrest。两人的财富在短短12个月内翻了一番多,分别达到362.8亿澳元和296.1亿澳元,这几乎完全得益于对中国出口的飙升以及由此导致的股市市值飙升。

这种社会不平等的加速,将进一步加剧广泛的社会和政治不满,为爆炸性的阶级斗争创造条件,工人们不仅将与企业精英和政府对抗,还将与他们的劳工和工会服务人员对抗。

Arrivau原创发布,小助手微信:Arrivau | 电话:1800 717 520 | 提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