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家长为什么送他们的儿子去男校?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是一项传统。对其他人来说,男校意味着能够获得更多的体育机会,然后就是对学术优势的看法。无论父母和他们的儿子的动机如何,男校仍然能够被保留下来,并且大部分都正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尽管许多人认为男校是教育体系的文化”恐龙”。

对Helen Proctor等从历史角度研究教育的专家来说,男校仍然存在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

澳洲家长为什么送他们的儿子去男校?

Proctor教授表示:‘’在20世纪50年代甚至70年代,如果你问任何教育专家,这些学校是否还会存在,或者是父母们是否会想在21世纪10年代或21世纪20年代把孩子送去这种学校,他们会说不,因为这种学校会自然而然的消失。”

澳洲财经公众号

“但这些学校设法存活了下来。”

男校经历了诸多丑闻,比如墨尔本St Kevin学校因虐待和歧视女性的丑闻而遭受公开打击,以及社会和文化习俗的改变。这些学校表示:”尽管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偶尔的争议上,但男校正在与时俱进。”

St Kevin学校去年任命了第一位女性校长Deborah Barker。Brighton Grammar学校的校长Ross Featherston谈到他的学生时说道:‘’我们也希望他们接受挑战,重新思考男性刻板印象和性别规范,并围绕尊重关系展开真诚的对话。”

两年前从单性别的Berwick Grammar学校毕业的Jack Murray说道:“我很享受在学校的日子,但学校里存在一些社会问题,包括明显的性别歧视。”

“我认为单性别学校没有任何好处。如果有女孩在那里,我接受的教育会完全一样,而且我觉得我会更善于社交。”

“这似乎是不良的男性气概的滋生地,因为他们没有被要求去做一些事情,他们认为他们可以逃脱惩罚。那里没有女孩说这有多不舒服,有多错误。没有人真正知道这些行为的后果。”

Jack的母亲Sue说道:”我和丈夫Simon一开始并没有打算找一所男校,但最终还是选定了一所,因为这所学校似乎为我们的两个儿子提供了最适合的教育和课外活动。“

“我喜欢的是这所学校,不是因为它是一所男子学校。它只是需要成为我两个孩子最好的学校。”

上世纪80年代,Simon Murray就读于当时的Haileybury男校。尽管他自己的教育存在一些缺陷,他发现 Berwick Grammar 对文化和体育活动的关注非常适合他的儿子们。

澳洲家长为什么送他们的儿子去男校?

“我喜欢Haileybury男校,但另一方面,那些不喜欢那种欢乐文化的孩子往往是孤独的。他们往往是独行侠。我有朋友在这个群体中,他们真的很挣扎。”

他认为自己后来在社交上遇到了困难。“我发现自己和女孩们在一起很尴尬,我在社交方面有点笨手笨脚。”

Kelly Clemenger在儿子Oliver出生时就为他在他的祖父和曾祖父就读的Melbourne Grammar学校报名了,她利用家庭关系网络为学生们在入学时提供了帮助。Oliver小学时就读于一所男女同校的公立学校。

Clemenger表示:”我很高兴他们有了男女同校的经历,然后又进入了单性别学校。”

”对于那些年长的人来说,我是单姓别学校的粉丝。我认为当你正处在青少年时期时,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你感到很尴尬,并且你的荷尔蒙在疯狂地分泌,这是个艰难的阶段,因此我不介意仅仅拥有单性别的环境。”

在学业成绩这一关键问题上,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和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分别进行的研究发现,决定学生表现的是社会经济地位,而不是性别,也不是学校是公立还是私立。

澳洲家长为什么送他们的儿子去男校?

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教育学教授Amanda Keddie表示:”单性别学校教育在学业上的好处似乎微不足道。教育优势/劣势的最大预测因素是阶级和种族,而不是性别。但社会问题在性别方面更为复杂和明显。”

这一点得到了《星期日时代》和《太阳先驱报》采访的前学生的支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学生表示:‘’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是男女同校。世界上没有什么地方是单性别的,那么当你真正想做的是使与所有人的互动正常化时,你为什么要在青少年发展的形成期这样做呢?”

副教授Martin Crotty写过大量关于澳大利亚男子气概的文章,他认为如果男校消失,我们的生活会更好。”我认为如果没有他们,我们会过得更好。我认为证明这一点的证据是,有很多表现出来阳刚之气是不良的。”

但Brighton Grammar学校的Ross Featherston表示:”男校仍然占有重要地位。”

澳洲家长为什么送他们的儿子去男校?

“我们认为单性别学校肯定有一席之地。作为一所独立的男校,我们知道,男孩能在理解和接受他们的文化中茁壮成长。当男孩知道自己属于他们时,他们就会感到安全,可以诚实地说话,富有同情心地倾听,尊重他人,并有能力成为最好的自己。”

尽管这种模式在半个世纪前可能会消亡,但Proctor教授说道:”现在看来男校的模式是坚不可摧的。”

“他们拥有大量的资金,似乎能够在任何形式的丑闻或一系列丑闻中幸存下来。”

Arrivau原创发布,小助手微信:Arrivau | 电话:1800 717 520 | 👉提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