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演员Jussie Smollett否认对自己发动种族主义和恐同症的攻击

帝国》的演员Jussie Smollett否认对自己发动种族主义和恐同症的攻击

前帝国演员朱西-斯莫利特(Jussie Smollett)否认他对自己发动了仇视同性恋和种族主义的攻击,在审判中作证说 “没有恶作剧”,他是芝加哥仇恨犯罪的受害者。

帝国》的演员Jussie Smollett否认对自己发动种族主义和恐同症的攻击

斯莫利特先生面临着2019年1月就袭击事件向芝加哥警方撒谎的指控,他上周驳斥了两兄弟阿宾博拉和奥拉宾戈-奥桑代罗的破坏性证词。

两人作证说,斯莫利特先生是黑人和同性恋,他策划了这场骗局以获得宣传,并向他们支付了100元(141元)的用品费,同时指示他们在他的脖子上套上绞索并大喊恐同的脏话。

帝国》的演员Jussie Smollett否认对自己发动种族主义和恐同症的攻击



公众号:澳洲财经 (FinanceAus)



他们还说,斯莫利特先生给了他们一张3500元(4940元)的支票来实施袭击。

在几个小时的证词中,斯莫利特先生显得很平静,他说他给阿宾博拉-奥苏代罗写了一张支票,用于营养和培训建议。

当他的辩护律师问他是否给奥苏德洛先生支付了某种骗局时,斯莫利特先生说 “从来没有”。

当律师Nenye Uche询问时,Smollet先生回答说。”不,没有任何骗局。”

当被问及他是否向奥桑代罗先生和他的兄弟支付了100元来购买实施假袭击的物资时,他回答说:”绝对没有”。

斯莫利特先生告诉法庭,2019年1月29日凌晨2点左右,他刚从旅行中回来,买了一个三明治后正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时有个人大喊大叫,说了一句种族主义、恐同的话。

斯莫利特先生说,他转过身来与这个人对峙,他说这个人比他高。

斯莫利特先生在芝加哥法庭上站起来,演示了他所说的那名男子如何快速走向他,并指着他的左太阳穴显示那名男子打他的地方。

“我想认为我打了一拳。但我不知道它是否落地了,”斯莫利特先生说。

他说这名男子滑倒了,两人在地上扭打了长达30秒。

他说,他看到第二个人–他认为这个人踢了他的侧面–当第一个人跑开时。

斯莫利特先生说,他认为第一次攻击他的人是白人,因为他使用了种族口音并喊出了 “MAGA国家”,这显然是指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

Osundairo兄弟是黑人,他们上周作证说,斯莫利特先生指示他们在伪造的袭击事件中大喊 “这是MAGA国家”。

斯莫利特先生说,他拿起电话,告诉与他通话的人他 “被扑倒了”。

他说,他在回到公寓时注意到脖子上有一个绞索,于是把它取了下来,但他公寓里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警察,让他把绞索重新戴上,以便警察能够看到。

帝国》的演员Jussie Smollett否认对自己发动种族主义和恐同症的攻击

斯莫利特先生说,他对警察的到来感到不安,因为他绝不会这样做。

“我是美国的一个黑人。我不相信警察,”斯莫利特先生说。

斯莫利特先生说,袭击的消息传出后,他 “失去了生计”。

在盘问中,斯莫利特先生说,他拒绝将自己的手机交给芝加哥警方进行调查,因为他希望自己的隐私得到尊重。

当特别检察官丹-韦伯问到他是否担心手机会显示与阿宾博拉-奥苏代罗的几次通话时,斯莫利特先生说。”不。”

斯莫利特先生还作证说,奥桑代罗先生告诉他,在即将前往尼日利亚的时候,他可以买到一种鼓励减肥的草药类固醇,但在美国是非法的。

Osundairo先生作证说,Smollett先生给他发了一条关于 “低调 “谈话的短信,在谈话中Smollett先生要求他帮助策划袭击。

斯莫利特先生说,这条信息是指非法类固醇。

当韦伯先生问斯莫利特先生关于他被招募参加骗局的说法时,这位演员回答说。”完全是假的,百分之百是假的”。

辩护律师表示,奥桑代罗兄弟指责斯莫利特先生制造了这个骗局,因为他们不喜欢他,看到了一个赚钱的机会。

他们争辩说,兄弟俩向斯莫利特先生索要200万元,以便在警方就袭击事件对他们进行询问后,不在审判中对他作证。

斯莫利特先生的律师还认为,芝加哥警方在对他们的客户提出指控时仓促做出了判断。

斯莫利特先生说,他于2017年在一家俱乐部认识了阿宾博拉-奥苏代罗,在那里他得知此人也曾在《帝国》剧组工作过。

他说,这两个人一起吸毒,并去了一个澡堂,斯莫利特先生说他们在那里 “亲热”。

他说,这两个人后来吸食了更多毒品,并一起参与了性行为。

Osundairo先生上周作证说,他和Smollett先生并没有性关系。

检察官说,斯莫利特先生之所以发动袭击,是因为他对帝国工作室对他收到的仇恨邮件的回应感到不满。

信中有一幅画,画的是一个被绳索吊着的棍子,有一把枪指着它,还有 “MAGA “这个词。

帝国》的演员Jussie Smollett否认对自己发动种族主义和恐同症的攻击

帝国制片人布雷特-马霍尼作证说,已经联系了执法部门,并将这封信交给了当局。

他说,斯莫利特先生同意在片场增加安保人员,但不希望有人跟踪他回家,因为这太具侵入性。

斯莫利特先生作证说,他认为制片厂在做或建议做太多的安保工作,比如希望有人开车送他往返片场。

他说,阿宾博拉-奥桑代罗开玩笑说要成为他的保安,但他并没有认真对待。

39岁的斯莫利特先生被指控犯有六项扰乱秩序的重罪,因为他涉嫌就所谓的袭击事件向警方作虚假报告。

其中包括他每次向三名不同的官员作报告时的一项罪名。

该罪行可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专家表示,如果斯莫利特先生被定罪,他可能会被判处缓刑并被勒令完成社区服务。

美联社

Arrivau原创发布,小助手微信:Arrivau | 电话:1800 717 520 | 提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