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支付能力危机导致婴儿减少

上个财政年度,首次购房者的负担能力继续恶化,人口学家和社会研究人员认为,这导致夫妇们拥有较小的家庭,并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开始。

在整个澳大利亚,50%的可用房屋现在只有收入最高的20%的首次购房者能够负担得起,而对于收入最低的40%的人来说,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房屋能够负担得起。

根据国家住房金融和投资公司(NHFIC)的最新可负担性分析,这比18个月前明显恶化。



公众号:澳洲财经 (FinanceAus)



社会趋势研究员丽贝卡-亨特利(Rebecca Huntley)将这种情况称为 “长期负担不起”,并说它的影响比人们预期的要广泛得多。

“当然,在我的定性研究中,我得到的对话非常多,’我们要么买房子,要么生孩子’,”亨特利博士说。”我们必须在这两者之间做出决定,因为我们不可能两者都做。”

在悉尼,75%的房屋仅由收入最高的20%的首次置业者负担得起,而对于收入最低的40%的人来说,只有不到10%的房屋可以负担得起。

墨尔本的买家情况稍好,50%的房屋提供给高达80%的买家,不过收入最低的40%的人的房屋数量也不到10%。

在大流行期间,负担能力恶化最严重的地方是霍巴特,那里90%的房子只是收入最高的20%的人能够负担得起。

根据澳新银行CoreLogic上个月发布的住房可负担性报告,房价上涨的另一个后果是首次置业者需要花很长时间来储蓄存款。

住房支付能力危机导致婴儿减少

由于房价的增长速度是家庭收入的8.1倍,一个平均收入的家庭储蓄房屋存款所需的时间已经在全澳大利亚范围内爆出了10.8年的记录。

悉尼的购房者现在需要16.6年才能攒下20%的存款来买房,这也是一个记录,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房价上涨了30.4%。

墨尔本大学人口学教授彼得-麦克唐纳说,这是导致夫妇推迟生孩子的一个因素,这反过来又导致人们的孩子比过去少。

澳大利亚在2020年登记的出生人数为294,369人,生育率为每名妇女1.58个婴儿–比前一年下降了3.7%,比50年前低了几乎50%,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生育率。

维多利亚的First Place建筑公司的总经理丹尼尔-塞尼亚(Daniel Senia)说,这些数据反映了他在实地看到的情况,该公司主要与寻求住房配套的首次置业者打交道。

“我们看到很多人要么是单身,要么是已婚的年轻夫妇;很少有孩子,也许有一个;平均年龄35-36岁,”塞尼亚先生说。”他们正试图进入市场,然后开始组建家庭。”

根据统计局2017-18年的最新住房占用数据,首次购房者的平均年龄为35岁,比十年前增加了3岁。而本周公布的2020年的出生数据显示,现在女性的父母年龄中位数为31.6岁,男性为33.6岁。

Arrivau原创发布,小助手微信:Arrivau | 电话:1800 717 520 | 提个问题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