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将政治伊斯兰教注入澳大利亚

周五,AFR警告说,参议员法蒂玛-佩曼(Fatima Payman)在 “穆斯林投票”(The Muslim Vote)压力集团的支持下从工党辞职,有可能造成新的教派分裂。阿尔巴尼斯总理的回应是,我们的社论 “一针见血”,澳大利亚不应 “走上信仰政党之路”。英国大选凸显了澳大利亚政治和社会凝聚力目前面临的危险。新任英国首相基尔-斯塔默(Keir Starmer)之所以能在下议院赢得超级多数,是因为改革党在得票最多者当选制的竞选中扼住了保守党候选人的咽喉。但是,由于投票率较低,工党的初选选票仅增加了 1%,这次选举也暴露出英国政坛左翼选票分散的问题,令人担忧。抗议工党在加沙战争问题上立场的独立穆斯林候选人赢得了四个之前由工党控制的席位,并在其他穆斯林人口众多的选区险胜。

Arrivau原创发布,小助手微信:Arrivau | 电话:1800 717 520 | 提个问题